当前位置: 主页 > 绿色生命 >克制自己不动,有时可能是最具同理心的举动 >

克制自己不动,有时可能是最具同理心的举动

点赞:316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706

克制自己不动,有时可能是最具同理心的举动

他的一切包含等待之中。——詹姆斯.沙利斯(James Sallis),《演绎》

史蒂

他的回答让我吓了一跳。「谢谢你的面纸,我非常感激,但请你让我独处。」就在那当下,我明白我的行动是出自于我试图将他从痛苦中解救出来。或者更準确地说,如果他想要我的陪伴,我没有能力陪伴他度过他的痛苦。我藉由提供协助来介入,虽说是出自真心的关怀,但某部分也是为了缓解我自己的不适。

有时人们需要为了其他人无法察觉的理由而行事。我的行动虽然是善意的,却可能打断了某个重要过程。或许那位男士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大哭过。或许他在抒发被压抑了一段时间的悲伤。又或许他需要独自感受这一切。我变得更加了解自己的动机,以及我的行动可能对别人产生的非预期影响。现在,在艰困局势中採取行动之前,我会预留更长时间的思考。

克制住行动,有时可能是最具同情心的举动。出手拯救的危险在于可能将别人置于依赖的境况,妨碍他人的学习,干扰了我们无法完全理解的过程。如果我们提供了没有被要求的协助,要如何辨明别人是否需要我们的协助?我们如何能觉察我们想要介入的需求背后,隐藏的假定和动机?这个行动是否缓解我们自己所感觉到的不适,与其说是出自同情心,不如说是自我中心?

在《生命如此美丽:在逆境中安顿身心》中,佩玛.丘卓写道,克制帮助我们触及我们可能藉由採取行动,来避免的潜在焦虑或不确定感。对丘卓而言,克制并非压抑或不付诸行动,而是慢下来看清楚我们的习惯性反应。那是以慈悲自省的精神来完成的事,信任我们与生俱来的良善。我们当在克制住自我时感到庆幸,而不是在批评的声音中苛责自己。「克制具备强大的力量,因为它让我们有机会认清我们被困住,继而获得解脱……我们允许自己感觉潜在的不确定感—那股焦躁不安的能量,毋需设法逃避。」我们必须学会容忍自己的感觉,也要允许别人容忍他们自己的感觉。

金.库普(Kim Koop)在墨尔本某家大型保健中心工作时,经常承受必须迅速果决採取行动的强大压力。其中一个实例是,工会曾催促她处理某个争议。「『你必须在今天下午五点之前给我们回覆。』他们坚持。这件事关係重大。随着截止期限的逼近,我开始处理这件事,变得越来越焦躁。我认为我有义务在当天下午五点之前满足工会的期望。」

紧张状态从下午持续累积,金开始自我怀疑。后来有位同事将她拉到一旁,协助她了解「截止期限」是人定的,她没有责任要满足谁。金于是认清了仓促採取不成熟的行动更容易犯错,冒着丧失力量的更大风险。「在那当下,我明白我可以选择不作反应,并决定我要如何以及何时回应。」

这对金来说是极大的解脱。此后,她更加知道如何在高压环境下自处。她採取小小的步骤来重新取得主导感,例如设定自己的截止期限,以及在反应之前从容地仔细思考。她以往一直是个坚忍好斗的鼓吹者。现在她变得更专注和安定。出人意料的是,在作出反应之前先慢下来,让金获得更多自由,以及妥善完成任务的机会。

「如果你以受限的方式运作,对事情不会有太大用处。我发现我变得比较不害怕,因为我开始在做决定之前,花费所需要的时间来仔细思考和处理问题。我也更愿意说:『是的,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但请等我五分钟。』我会花时间澄清思绪,好应付接下来的谈话。」

在《等待的技术》(Wait)中,法兰克.帕特诺伊(Frank Partnoy)注意到:「思考关于延迟的能力,是人类境况的核心部分。这是一项赠礼,一个我们可以用来检视生活的工具。生活纵然是一场与时间的竞赛,但当我们克服本能,停下来处理、了解我们在做什幺以及为何这幺做,会让生活变得丰富。」获颁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心理学家丹尼尔.康纳曼重视这种放慢思考的能力。在《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中,康纳曼认为慢想需要更有纪律的思维,比起快速反应能做出更好的决策。与康纳曼合作的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沙恩.弗雷德里克(Shane Frederick)明确阐述我们的主要挑战:「人们如何能够超越最初拥有的最明显冲动?」

《疯狂的天赋》(Insanely Gifted)的作者暨全球音乐与电影团体 1 Giant Leap 创始成员杰米.卡托(Jamie Catto),回想起他入手的第一辆昂贵汽车。杰米每週因为旅行及主持讲习会,大约需要跑两千英里,他想要一辆可靠的车,不要像他的老爷车那样,每隔五分钟就故障。

「离婚后我搬去英国住,此后一直处于过渡期,没有房子也没有车,我带着孩子的那段时期有点支离破碎和不稳定。那时我们住在廉价的路边汽车旅馆,并且租车子来开,所以等到我开着闪亮的新车去接我的女儿,我觉得我又恢复了正正当当的超级老爸地位。我在后座摆好小毯子和靠垫,打算来上一趟德文郡公路之旅,作为我们的处女航。『来吧,宝贝女儿,进来,你们的新马车在等候!』出发时我们感觉良好,立体音响的扬声器也传出恰如其分的兴高采烈,不久之后,我们行驶在前往西国地区的公路上,一面小心嚼着饼乾,以免撒落太多碎屑。」

到了某个时候,他们开始来到上坡路,杰米注意到车子似乎突然失去动力,事实上它甚至开始慢下来。

「我觉得心里一沉。糟了,拜託。我试着忽略问题,心想也许柴油车在上坡时就是这样,但等到一辆重型卡车发出巨大的五声道喇叭声,从我旁边快速超车,我感觉我可怜的超级老爸豪情顿时萎缩。更糟的是,背后有个细小的声音问我,『爸爸,出了什幺事?』啊!不久之后,我开始感到怒气沖沖和自我憎恨。」

由于杰米刚在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前付完车款,他有权回到车商那里讨回他的钱。虽然他非常生气,但他想知道如果他能克制住发作的诱惑,而非只是发洩他的怒气,会发生什幺事。「因此,我没有在将车子送回去检查时大惊小怪或苛责车商。」几天后,杰米接到修车厂打来的电话,结果他们免费修好他的车。「不仅如此,当他们拆下齿轮箱检查时,还发现了先前被遗漏的更大问题,最后他们得更换价值超过五千英镑的新零件,几乎是车子价值的两倍!」

这种「生命的仁慈天赋」让杰米感到讶异,他决定等到下回面临压力,感觉需要凭冲动行事时,他要再次尝试这项实验。机会于同年稍后到来,那时他正在为印度的某电视台製作音乐。他在获得酬劳之前已将母带寄给他们,后来,他在收到款项前接获客户寄来的电子邮件,表示他们不想要他已经完成的三十秒版本,他们现在想要四十秒的版本。然而,工作室早已解散,人员也已经回家,所以杰米很难再度召集全部的人,再交给他们新的音乐。他既愤怒又沮丧,立即拿起电话。「接下来,当我的拇指在电话键上停留时,那个声音再度轻轻响起,叫我不要如此快速行动,不要在这个自以为是的愤怒时刻打电话给他们。」

再一次,儘管杰米满腔怒火,他想像着告诉对方,他们做错什幺事的各种方式,但他保持镇定。他做了深呼吸,与自己的感觉共处。「不到一个小时,对方来了第二封电子邮件,说三十秒和四十秒的版本他们都要,而且大家还会获得另一份酬劳,加上我们早已索取的那份。」

当我们感觉到有必要快速行动时,克制住採取行动的压力,或许是最佳策略,即便我们一心想要立即反应。这需要我们与对于情势的感觉和想法共处更久一点的时间,而非压抑它们。要保持好奇心并质疑假定。

当我们周遭的事物似乎一直在加速,为了作出回应而慢下来是违反直觉的事。这说明我们需要仔细思考问题,而不要仓促回答。我们得更花费时间深入考虑和研究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别冒然加以解决。迅速果决採取行动的压力会很强大。探寻这股压力的来源、克制自动反应的诱惑,以及重新商讨别人对我们的期望,对我们有莫大的好处,即使当时间成为至关重要的因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