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绿色生命 >我们真的有静下心来看过台湾的美吗? >

我们真的有静下心来看过台湾的美吗?

点赞:542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827

脑麻妈妈天使心

桃园「木匠的家」的志工,为一名脑麻妇人整修破落房舍时,我也在场探访。近六十岁、长髮瘦削的妇人见到我,头歪手舞吱阿唔地颇为激动。她女儿说:「妈妈认识你,因为爸爸去年过世前,每晚都一起看你的节目。」

她说,记得小时候,妈妈带着她和哥哥出门,常遭近邻追赶耻笑, 羞辱、瘦弱的妈妈总是吃力的用双手护着,不让孩子受到伤害。女儿眼眶溼润:「妈妈为孩子做饭,用橡皮筋綑住僵硬的双手炒菜,久了,橡皮筋都嵌进皮肤里。」脑麻妇人又吃力的比手画脚说了些什幺。女儿告诉我:「妈妈一直都感恩有先生、有一子一女,觉得自己很幸福。」

在女儿解说时,脑麻妇人突然又一摇一晃的走进房间,用口衔出来一串串透明胶带绑的十元硬币。她哼出一连串声音,嘴角带笑的看着我。女儿说:「妈妈觉得她很富有,这千元的积蓄,是她的宝藏。」 妇人继续咿唔急着述说着什幺。女儿看着妈妈泪水扑簌簌的流下;心疼的说:「妈妈看到社会上有很多人需要帮助,她也想把她终生的积蓄捐出来做公益。」

我很多,分给你,这是善良;我很少,分给你,这是高贵;我没有,仍把唯一的给你,这是神圣。在我眼中,她圣洁如天使。

叭布阿伯震撼的传统价值

午后,北港妈祖庙前豔烈的阳光晒烫着街道,放眼望去,小镇市集一片灿亮。走在路上,人人汗流浃背。我发现对街有个卖传统叭布〈冰淇淋〉 的小摊贩,一时兴起,向前走去。「怎幺卖?」我笑问卖叭布的老阿伯。

「一球五元,要几个?」老阿伯望着我,突然咦了一声说:「你—— 不是李涛吗? 免啦,免啦,我请你……你为台湾做那幺多事,我不能收你的钱。」当下挖了一大杯各色冰球给我。

「不行,怎能不收钱?」我硬是把钱塞给他,推拒半天,他才勉强收下,说了一句:「贪财啦,我贪财啦!」

一买一卖,收钱天经地义,但阿伯却如此谦卑,收了该拿的钱,还直抱歉地说自己「贪财」。

好温暖的草根价值。

为了赚取蝇头小利,一天收入或许不过三、五百元,看来约莫七十多岁的阿伯,推着小摊子,天天风刮日晒的,皮肤都裂了,黧黑的脸上满是皱纹。

「日子还好吗?」我私下问他。

「好歹也得过啊!」他笑容憨直地说。

其实,走在台湾乡间的大街小巷,像叭布阿伯这样敦厚善良的人, 处处可见,他们并非少数,而是台湾的主流。

打开心盲 台湾美事多

在台北街头等红绿灯时,经常见到此起彼落的香港散客;在鼎泰丰前大排长龙的日本游客更是成群结队。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台湾各地,外国朋友愈来愈多。

在东京,一位卖服饰的年轻店员听说我从台湾来,非常热心的招呼。原来,她曾到台湾跨年,觉得台湾人多礼、好客,处处美食而且物美价廉。她说,台湾现在是日本人度假的最爱,今年底,还要结伴来玩。

不久前,在台东遇见一位来自香港大企业的少东,他过去常到台北,最近单车旅行台湾东海岸,觉得人、地都美,让他真正爱上台湾。

在美国纽约雀儿喜附近问路,来往车辆喇叭声吵得我听不到,为我指路的中年男士说:「抱歉! 纽约人没耐心,我去过台北,你们的驾驶nice 多了。」听到纽约客的讚美,受宠若惊! 我们平常嫌弃不满的台湾,却是外国人眼中的可爱之岛。

争论不休、怨烦的台湾,不管发生再多、再大的风暴,都能秩序井然的运转。一定有许多做对的事,汇集成巨大的能量,支撑转动美丽台湾!

问题是我们凝神、静思了吗?

摘自《幸福一念间》

我们真的有静下心来看过台湾的美吗?

Photo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