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绿色生命 >社会之本质,事物之本质—金马影展《没有名字的女孩》 >

社会之本质,事物之本质—金马影展《没有名字的女孩》

点赞:759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491

社会之本质,事物之本质—金马影展《没有名字的女孩》 

「你面对的是真实,不能操控它(电影),它们只是显露了事物的本质。」——达顿兄弟

  作为达顿兄弟的第十部长片,《没有名字的女孩》(La fille inconnue)是称职的里程碑。依循达顿兄弟以艺术介入社会,作品充斥饱满社会关怀性格,如1999年《美丽罗赛塔》(Rosetta)、《儿子》(Le fils)、《孩子》(L'enfant)至2014年《两天一夜》(Deux Jours, une nuit)。在此厚实基础下成功跃升一个档次,导演关切的对象从本地底层生活者、边缘人,晋升至比利时外籍移工问题,而主角彼此间权力转换抗衡益加精彩。

社会之本质,事物之本质—金马影展《没有名字的女孩》

  接续探问社会与关怀底层—正视移民正义

  达顿兄弟起家的纪录片性格在本片显露无遗,忠实记录比利时当代的社会现象及问题:比利时的诊所医院制度并不兴盛,多为医师到府看诊服务(名符其实的家庭医师),而医师的角色并不侷限于治疗病患,我们看到了珍妮在医师角色外,她是布莱恩一家及罹癌少年的家庭朋友。除了医治病人外,她协助某位病患申请社会救护相关服务,另一面较为负面的就是比利时的外籍移工问题及老年情慾问题。

  电影带出比利时非法外籍移工的社会问题,另方面是长者的情慾需求。车屋老闆利用职务营业之便,募求性工作者作为年迈父亲性发洩管道,情慾横流的当代社会,长者性慾需求被漠视及边缘化。而电影设定的性工作者(无名女孩)或是底层工作者(无名女孩之姐,国际电话站店员)为非洲裔的非法移工,「没有名字」此处具有双关涵义:一为无名女尸,尸体旁没有手机及证件,无从查明身分及姓名;在珍妮查访真相过程中,跟女孩接触过的任何人,没有一人能说出她的名字,只知她是一名年轻性工作者。在比利时,如同无名女孩一般际遇的外籍性工作者,恐怕对于本国人而言也只是千千万万个「无名女孩」吧。

社会之本质,事物之本质—金马影展《没有名字的女孩》

  主体性的战争—不同权力阶层流转

  颠覆传统男女性别职业窠臼,导演安排男实习医师朱利安作为女医师珍妮的属下,朱利安多次遭珍妮责骂,数落其感情用事、缺乏作为医生所需具冷静专业判断能力。事件之后,朱利安却是珍妮第一个透露的对象,在朱利安决意离开医学生涯回乡耕种之际,珍妮不断劝阻并鼓励朱利安,角色权力间的转换不在话下。珍妮看似拥有权力之主体者,朱利安趋于弱势一方,但本事件却巧妙转换彼此权力关係,朱利安从被责备转为被告慰的对象,别有况味。

  无名女孩之殒落,表面是一场意外命案,背地却隐含女孩沦为主体性战争的牺牲者。女孩是违法偷渡来比利时工作的非洲裔女子,作为非法移工──被边缘化的他者──欠缺知识与技能之下,成为性工作者是非法移工的宿命之一;布莱恩具有白人、男性、中产阶级的身分符码,在婚姻家庭生活之外寻求刺激,他召妓选中了无名女孩只得到部分的性服务,布莱恩要求完整的性服务遭拒,愤怒又沮丧之下追逐女孩。对布莱恩而言,他具有社会上绝对的主体优势,却被黑肤、非法偷渡的年轻女孩断然拒绝进一步性行为,瞬间抹灭其主体性,进而导致悲剧产生。

社会之本质,事物之本质—金马影展《没有名字的女孩》

  长期关注社会底层的真实及生命

 

  《美丽罗赛塔》由比利时高达23%的青年失业率作为背景,关怀酗酒者及青年失业及不平等工作权问题,《儿子》描述经历丧子之恸的父亲与杀子仇人的互动,《孩子》关注未成年男女未婚产子后面对社会与经济沉痾的抉择,近作《两天一夜》则是面临残酷公司政策「同事的工作权与工作奖金二择一」的人性难题。好的叙事者,故事不须浓烈着墨依旧精采入胜。看似冷静平实的镜头下,导演还是愿意留下一线希望予崩世光景:《两天一夜》的珊德拉在投票结果出炉,再次受到公司高层「妳复职,或是黑人同事不续聘」的虚烂威逼下,跳脱资方框架作出忠于自己的抉择;本片珍妮带着歉悔心意锲而不捨追寻下,最终拼凑了事实原貌得到女孩的姓名,终究在异国安然下葬。

  没有名字的女孩有了名字,而无数在异国打拼的非法劳动肉身们,何时才能获得异国的正名呢?

电影资讯

《没有名字的女孩》(La fille inconnue)—Jean-Pierre Dardenne & Luc Dardenne,201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