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通讯行业 >10月革命的真相与省思 >

10月革命的真相与省思

点赞:642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819

10月革命的真相与省思
到底,“十月革命”是什幺?历史的真相,究竟是什幺?(网络图片)

2017年,是苏俄十月革命100周年。

1917年,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国家。然后在二战之后,东欧、中国、北韩、北越……等,也纷纷以暴力革命的形式建立起了共产制度。

在充满着政治宣传的时代,共产世界于是把“十月革命”这个催生“共产大家庭”的事件,当成了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对它膜拜不已,称之为“无产阶级的伟大革命”。

100年过去了,物换星移,“共产”这块招牌已经变得有名无实,可是对某些人来说,不管心里相不相信,因为政治上的需要,总要不断的继续吹捧“十月革命”的重要性。

另外还有一些人,明明是个局外人,活在西方世界,实际生活中几乎不会受到政治力的威胁,却怀抱着奇怪的“浪漫”情怀,幻想着美好的“共产世界”。这些人是西方世界的一部分知识分子,最近美国德拉瓦大学程映虹教授,还特别写了一篇文章讽刺他们老爱把“十月革命”当成是不时拿出来滋养心灵的“鸡汤”一般。

除了这些人以外,其实大部分的人是不再相信那些政治口号了,即使如此却仍总是心有戚戚,毕竟许多人也都是在那个政治激情的环境中长大的。所以,一些较受到敬重的文人、专家写了文章,也多提到这100年前“十月革命”是如何深深地影响了好几代的中国人。

其实到了今天,如果你不是一个需要把百年前的事件继续当成“政治资产”的人,也不是一个活在幻想世界的“左胶”,常常需要啜饮那碗“心灵鸡汤”的话,那幺,与其纠葛于激情的政治语汇,不如直接,而且简单地来看看,到底,“十月革命”是什幺?历史的真相,究竟是什幺?

真相之一:不是“十月革命”推翻了沙皇

首先,沙皇统治不是十月革命推翻的,沙皇政府早在此前的二月革命就被推翻了。十月革命推翻的是在二月革命后建立起来的推进民主转型的临时政府。从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这段期间,临时政府已经换过好几届班子。

十月革命所推翻的最后一届临时政府是以社会民主党孟什维克派和主流派社会革命党为主的政府。这就是说,十月革命实际上是以列宁为首的社会民主党布尔什维克派和左派社会革命党用武力夺了“党内同志”的权。

真相之二:“十月革命”的列宁,原本主张立宪

其次,在占领冬宫、夺取政权后的第二天,即俄历10月26日,举行了第二次全俄工兵代表苏维埃大会,列宁在会上再次强调,他们推翻临时政府的主要理由之一就是临时政府不愿立即召开立宪会议。列宁强调必须立即召开立宪会议,并强调立宪会议才是唯一有权决定国家问题的机关。

列宁还明确表示,即使布尔什维克在选举中失败,他们也将服从“人民群众”的选择。

真相之三:列宁原本极力主张“立宪”,但是输掉了选举

于是,在布尔什维克的主导下,11月12日举行的立宪会议选举中,共选出715名代表,其中,布尔什维克只赢得了175名,还不到四分之一,加上其盟友左派社会革命党的40名也只有代表总数的30%,而反对暴力夺权的社会革命党主流派却选上了370名,超过半数,加上它的左派盟友票数就更多。布尔什维克明明白白地输掉了这次选举。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选举没有作弊的议题。因为选举是在布尔什维克当权条件下、由它组织的。布尔什维克没有任何理由指责选举不公正,指责对手作弊。

真相之四:布尔什维克输了选举,翻脸改用暴力夺权

,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悍然发动政变,用武力解散了立宪会议,开始了布尔什维克专政。这就是说,所谓布尔什维克政权,是布尔什维克用武力推翻了它自己先前大力倡议、并在它主导下经过公平选举产生的立宪会议而建立起来的。

流氓行为震惊世人 高尔基严厉谴责

列宁选输了不认帐,连老盟友高尔基都非常地愤怒。他激愤地写下了《1月9日与1月5日》一文,严厉谴责布尔什维克。他把当天发生的惨案比之为点燃1905年革命烈火的沙皇屠杀和平请愿工人的“流血星期日”。高尔基说,布尔什维克的“来复枪驱散了近百年来俄国最优秀份子为之奋斗的梦想”。

德国社会民主党人罗莎‧卢森堡说,“列宁和托洛茨基曾经强烈地要求召开立宪会议”,而十月革命后的立宪会议选举又“是根据世界上最民主的选举”,“在完全自由的条件下进行的第一次人民投票”,布尔什维克却“毫无敬畏之念,干脆宣布投票结果毫无价值”,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行为。

列宁一副流氓嘴脸

对于十月革命的流氓行径,列宁自己也讲得很坦率。列宁在1919年致罗日科夫的一封私人信件里写道:当时的内战是“苏维埃政权反对‘普遍、直接、平等、秘密的’选举的斗争,即反对反革命立宪会议的斗争”,“这是资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议会制的世界性大崩溃,无论在哪个国家,没有国内战争就不会有进步。情愿者命运引着走,不情愿者命运拖着走。”

另外一个真相:幻想家的鸡汤,数千万人的死亡

其实,不管是“情愿者”还是“不情愿者”,随后的命运也都大同小异了。因为,既然是以无底线的“斗争”为本质,“十月革命”所输出到全世界的也只能是随着无底线的“斗争”而来的腥风血雨,导致数千万人在非战争时期的死亡。

11月3日,为了反省这个历史大事件,《华尔街日报》发表了斯蒂芬・考特金的《共产主义的血腥世纪》(Communism's Bloody Century)也具体的提到了这一点。

斯蒂芬・考特金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历史与国际事务教授。他强调:共产主义以消除市场和私有财产为目标,在通向此虚无目标的道路上制造了可怕的悲剧。他简述了苏联、中国、柬埔寨等一些共产政权的迫害实例。

他写道:“共产主义进入历史,来势汹汹地诅咒资本主义,理想化地承诺一个更好的世界。”“列宁和他的布尔什维克不仅对其理念狂热,而且手段灵活多变。”(注:用中国话说叫作“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一次又一次的,这种要清除市场和私有财产的努力,带来的结果是惊人数量的死亡。从1917年开始--在苏联、中国、蒙古、东欧、印度支那、非洲、阿富汗和拉美的部分地区--共产主义夺走了至少6千5百万人的生命。”

“共产主义的毁灭工具包括大规模的驱逐、强制劳动营和国家警察恐怖--此为列宁及其继任者斯大林建立的模式。这种模式被广泛模仿。共产主义不仅故意地杀害了大批量的民众,而且还有更多的受难者死于严酷政策导致的饥荒。”

“毛的‘大跃进’导致了人类历史上最可怕的饥荒,1千6百万到3千2百万人饿死。在这场‘共产风’的灾难过后,毛阻挡了要求停止集体化的呼声。”“因为他宣称,农民想要‘自由’,可是我们要‘社会主义’。”

共产主义的遗祸持续发酵、令人不安

在具体的个案之外,凯特金促请读者留意令共产意识形态滋长的民族主义环境。

他写道:“对于登峰造极的罪行,列宁和斯大林,中国的毛泽东,柬埔寨的波尔布特,朝鲜的金家王朝等共产暴君,必须承担个人责任。然而,我们不能忽视的问题是:促使这些恶毒之人大规模的展开杀戮的理念,或者说,支持这些观点的民族主义的环境。”

最后,作者同样表达了忧虑:“共产主义的血腥世纪告一段落……而它的遗祸的方方面面仍然持续发酵、令人不安。”

是的,因为那还是一碗持续发酵的“毒鸡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