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环境人脸 >他曾天天被赶出教室怎知「分心」竟是他的天赋 >

他曾天天被赶出教室怎知「分心」竟是他的天赋

点赞:468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493

他曾天天被赶出教室怎知「分心」竟是他的天赋

见到这位2公尺高的荷兰男人,你会先注意到衣服上残留的油彩,再来是他手臂上的刺青,图案是他7岁起最好的朋友--电玩游戏。37岁出生在荷兰的莱兹伯斯,现定居于上海,一面完成在华东师範大学的教育博士、一面在亚洲拓展艺术事业。这次他来台湾与新的藏家会面、为画作签名,我们随他到台北市东区的一间画廊。

採访结束后,莱兹伯斯一刻也不得闲,忙着用微信群组,向藏家们报告他在台北的採访行程。十分钟后才又抬头,与我分享他接续的行程,未来5个月要到日本、香港、拉斯维加斯密集举办个展,其中几个展览开展前,画作就已全数卖光,很多藏家想买还得排队一年以上。问他为何不多画一些,等开幕时再卖呢?他解释每年的创作需限量,对藏家公平,对市场价格也比较好。

他跟普通的艺术家很不一样,熟悉艺术市场的运作,有企业管理、哲学、心理学和传播学的学士学位,博学且擅长演说,教导荷兰的政治人物辩论超过7年。2015年出版的自传Van Mavo tot Harvard(暂译:从后段班到哈佛),讲述他一波三折的求学历程,从一位中辍生,后来受邀到哈佛大学参与脑科学研究计画,这本书迅速在荷兰狂销热卖,连荷兰教育部长也指定参考。

认识他之前,我几乎以为艺术家是全世界最自由的行业,但他却不这幺认为:「我早上8点出门,经过大楼时看着那些上班的人,心想着:哇你们真是太惨了;但其实我就算不坐办公室,也过着非常有纪律的生活,工时甚至比上班族更长。」很多艺术家曾写信问莱兹伯斯,如何像他一样成功?他回答乾脆:「大部分艺术家都说他们不在乎商业,只想专心创作,这是无稽之谈!只要你想全职投入艺术创作,就得把画作带到画廊,让作品变成产品,而你就是那位商人。你需要先认知这一点,才能无后顾之忧地创作。」

莱兹伯斯2015年时在中国被艺术拍卖网站发掘,经常为他举办展览和拍卖。(由Peter Riezebos提供)

莱兹伯斯画中疯狂的粗实线条,是他认为赋予作品灵魂的「存在线」;出现在每张画作的人脸与眼睛,则是他渴望与人们沟通的桥樑;然而这一切在四面纯白、规矩整齐的画廊白盒子空间,却显得格格不入,几乎像是他童年的隐喻。他曾是天天被老师赶出教室、注意力无法集中的问题儿童,学业因此数次中断,21岁时重度忧郁,因有严重的自杀倾向被父母送进精神病院治疗。

整整一年与社会隔绝的生活,却是让他更了解自己的转捩点。医生诊断他有自闭症和亚斯伯格等综合症状,同时发掘他的高智商和异于常人的联想力。直到今天他仍认为:「那是我人生最悲伤也最快乐的一年。对当时的我而言,医院像个安全天堂,是重建自我的阶段。」医生鼓励他重拾画笔,找出内在的自己,以及与外在世界对话的方式。

出院之后,他意识到自己渴望改变,想把过去22年虚度的人生补回来:「我感觉精力旺盛,永远有各种可能性。如果我能连续作画或读书16小时,我就放任自己这幺做,不会一定要过一般人工作8小时的生活。」他将生命的情绪与生活经验转化成画作,过去为了逃避现实而躲入的电玩游戏,如今也变成他用来诠释怀旧的主题。

当我问他现在是否已完全克服心理疾病?他说这无关克不克服,而是终于能将这些「障碍」,视作过去没被他自己或教育体系认同的「潜能」。道别之前,不知道莱兹伯斯是否想藉机讲给身后的藏家听:「我最喜欢的讚美是有人跟我说:『你的画挂在墙上很久了,但今天早上再看一次时,我又看见了一些新的东西。』这是莫大的鼓励,因为我不想要生命跟我的求学历程一样,永远是被动的。」

彼得.莱兹伯斯 (Peter Riezebos) 小档案1980年 出生在荷兰2001年 21岁时入院治疗,同时被诊断出有亚斯伯格(Asperger's Syndrome)与过动症 (ADHD)2006-2014年间 取得心理学、沟通科学、企管与哲学学士学位2014年 在荷兰出版自传Van Mavo tot Harvard(暂译:从后段班到哈佛),两週内便成为全国畅销书2014年 开始就读中国华东教育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系博士学程2015-2017年间 在上海现代美术馆、纽约、阿姆斯特丹等地举办多次个展2018年 荷兰邮政总局将他荷兰伟人的系列作品印在国家邮票2018年 获登母校University of Twente名人榜彼得.莱兹伯斯专访一彼得.莱兹伯斯专访二彼得.莱兹伯斯专访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