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舆情安全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点赞:488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209

「给孩子鱼吃,不如给孩子钓竿教他怎幺钓鱼。」这句话,说不定正害了孩子的一生。

仔细想想这句话,这种「让孩子有一技之长」的观念,正是台湾现在教育的大问题:学习,是为了拿来使用,拿来赚钱,作为生存下去的保障。所以我们训练出一批批如複製罐头般的「人力」,却少有具备独立思考与解决问题能力的「人才」。甚至是训练出一批又一批对未来和自我茫然的孩子,然后发现他们在面对各种事物时的态度,是功利又冷漠的。

如果觉得上述的说法太武断,那我们扪心自问,我们在看待台湾少棒时的态度是不是如此呢?「为国争光」、「长大以后可以打职棒」、「好好打球就好了,书读不好没关係」…...棒球,是不是在我们不知不觉的观念中,只是一种「技能」,让这些孩子未来有出路呢?

而我们,是不是在过程中忘记了什幺?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棒球除了场上的输赢外,还能教会孩子什幺呢?在爱接棒计画里看到的是还有一群孩子互相帮助、一起开心一起笑,或许这些温暖的特质正是帮助孩子成为更好的人。
打球的孩子,和你想的不一样

社会对体育班,或棒球队的印象,就是「一群运动细胞很好,但很难管教,也不会读书的孩子」。可是根据中国信託慈善基金会和国立中正大学教育研究所郑胜耀教授合作的研究报告:《那些年,棒球教会我的事》里的研究结果来看,事情并非如此。

首先,我们先来看研究中,关于「成长评估」类别,从球员自我、教练、导师到家长从各层面给小球员的评估。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该问卷从小球员为核心进行调查,除球员自我认知外,其生活周围重要他人包括:教练、导师、家长分别评估小球员层面之顺序,1 表示最认同、9 表示最不认同。

在图一的最后两项,值得我们关注。对小球员来说,他们很想要去学习其他事物,但周围的大人可能会觉得小球员只要把球打好就好,大人们都认为学校提供的课业辅导对小球员有帮助,但小球员其实却不这样想,更令人忧心的是,公私部门的资源挹注大多冀望能增强小球员的自信心,但开始打棒球后的孩子,他们的自信心却几乎垫底。

仅放一张,其余图表请参考文末。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六大社会心理能力的综合比较图。在七年级阶段的孩子,在综合的平均能力是最好的一段黄金时期:无论是工作能力、游玩能力还是人际能力或思考能力,都有相当好的表现。文末附上六大社会心理能力完整数值,提供读者参考。

从图二中更可发现,孩子在国一的阶段,是他们平均能力最好的一段黄金时期,无论是工作能力、游玩能力还是人际能力或思考能力,都有相当好的表现。但,当过了国一后,小球员无论在哪个指标的成就,都比不上小五到国一的阶段。换句话说,反而越长大,孩子的综合能力是越退步。

现在的教育体制,让球员有了棒球,却没有人生

「太早把棒球当一回事,反而会丧失一些乐趣」,郑教授这样分析。「教练认为提高游玩能力,会跟原来的棒球训练产生牴触。」

所谓太早把棒球当一回事,指的正是之前所说的,将棒球视为一种专业技能在培养。也就是「把球打好,赢得球赛」这件事。

在台湾目前的教育体制内,加入球队,就是希望能赢得比赛。从基层棒球作者沙拉的观察中,可以发现球队教练的饭碗往往和比赛赢球与否有关。为了要赢球,教练普遍採取高压密集的训练方式训练球员。长期集训一方面让小球员喘不过气,二方面间接让他们在教室的时间变少,学习其他事物以及与其他同学的互动时间也变少。渐渐地,这些小球员成了教室内的过客,只剩下「棒球」和「球队」,让他们脱离了一般孩子摸索世界的机会。

这种情况在某些地区特别严重,而这和当地的社经环境息息相关。在社经环境不好的地区,往往家长在孩子的成长中是缺席的。「家长可以分为好几块,因为在我做的另一个研究发现到,在家长眼中,棒球的社经地位,比起其他的运动项目可能是比较低的。」除了郑教授说的,从之前的一些案例也可以看到,许多孩子在家长缺席的状态下,对未来失去希望,也容易放弃自己。于是,「打棒球」一方面被家长视为一种出头的机会,而同时也让孩子在下课后有事情做,加上有教练照顾,不至于走偏。

于是,棒球变得不仅仅是「棒球」,他被赋予了太多额外的意义:变成一种职业训练,扮演缺席父母的角色,甚至成为解决社会和学校问题的方式。

但我们却忘记了这些孩子可能只有1%的机会能打职棒,我们看不见这些孩子有其他的可能与需要。他们需要家的温暖,需要建立他们的人格和价值观,需要学习不同的事物去理解和面对未来人生的变化。我们只给他们棒球,却没有帮助他们拥有人生。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爱接棒计画相信,只要给场上的孩子们一点不一样,他们即使下了场,未来都能闪闪发亮。
回到初心,让孩子学会热爱,产生动力

如果我们改变观点,我们重新回去看棒球本身,会发现里面充满各种教育的元素,以及各种可能性。

棒球是很複杂的运动。球员要观察场上的一切,才有办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就这点来说,棒球就是学习方法当中,最好的其中之一。因为观察,对周遭事物保持好奇心,愿意去尝试,就是学习最根本的动机。

「新世代的棒球不该要求过度训练,要给孩子学习的机会,好比在战术思考上的应用,或是作为替补球员,让他学习做纪录、拍照」,郑教授这样说。「这是一场Game,不是只有在场上的人才在打球,场边的人也同时都在打。」

而这种以维持学习动机为根本的方式,也必须在教室里实现。「基本上学生、家长、老师都在乎课业成绩,但目前成绩真的不好,会不会是现在的教学方式让他们没有感觉?」,郑教授说。

学习是依靠身边的生活经验来做基础。打球的孩子和没打球的孩子,即使在能力上没什幺差别,但他们的生活经验当然是不同。当教室内的课程是为了没打球的孩子设计时,这些打球的孩子自然会觉得被排挤,「格格不入」。

于是我们看到基层教育者开始慢慢实验将棒球融入教育,或是说,将棒球场当作教室,将知识放入球场内,让孩子有感,继续引发他们探索的动机。比方说在台东的丰田国小,就用棒球来教孩子数学:「投手丘到本垒板的距离是几支球棒?」、「棒球场的面积如何计算?」

「就给孩子看MLB(美国职棒大联盟)的影片,让他们听,慢慢地就知道原来英文是这样说,自然就不会觉得英文很遥远了」,郑教授举其他例子说。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第五届中信盃首度把孩子的国英数等科目融入棒球场中,特别空出一个晚上设计「棒球小将金头脑闯关关卡」。许多孩子惊呼,原来知识不只在课本上,当艰涩难懂的数学公式,成了孩子最熟悉的东西时,好多问题似乎就没这幺难。

社区参与,让改变成为可能

但除了在学校里的改变还不够,还需要整个社区的参与。并且很有趣的,当社区开始参与,社区也会被棒球改变。

在南投县新街国小,许多球员从南投信义乡山上被教练找来打球。一开始社区对把孩子送下山打球感到不愿意,但当下山的孩子回家后会主动帮忙,慢慢也觉得送小孩去打球好像也不错。人多了,家长也开始轮流下山照顾孩子。渐渐的有些家长发现他们在照顾的不仅是自己的孩子,更是整个社区的孩子时,那种参与带来的责任,让他们的生活有了改变:有的戒酒,有的开始让工作与生活稳定。甚至在购车时,会想到购买大一点的休旅车,因为可以更方便载孩子去比赛。

而在新竹的关西国小,当第一次输给南投县新街国小时,社区邻居发现自己的孩子身材不如人,于是免费邀请孩子来自己开的餐厅吃饭,要把孩子养胖养壮。渐渐地这支球队不再只是学校里的球队,更是整个地区的球队。这些老闆不仅供餐,更到场看比赛加油。

这些家长或社区居民的参与,其实都是对孩子的另一种陪伴。让他们知道他们是被关心与被重视的。在过程中,来自社区的家长成了这些孩子不同的父母,扮演在孩子人格成长过程中不同的Role Model,让这些孩子去学习人际互动与价值观,以及同理心与尊重。

因为棒球,社区走了进来。而因为社区走进来,反而凝聚了更大的力量。将「家庭」—「学校」—「社区」这个网住孩子的网,编织得更强韧。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棒球是团体运动」这句话讲的不仅是场上奔驰的孩子们,它也默默拉近每一位家长、球迷,甚至是关心这台湾基层棒球的人的心。
让我们陪着孩子好好游戏吧

比起给孩子鱼吃,或教孩子怎幺钓鱼,我们更应该让他们认识「为什幺需要鱼?」。

教育,应该是点燃人对世界的好奇心与同感,教给他们认识世界的方式,让他们具有能力去实现自己想要的人生。在过程中知识和技能都只是工具,对世界的理解与健康的人格,才是孩子人生最重要的资产。

让我们停止说「为国争光」吧。我们就好好的,和这些孩子说好好去玩,去享受场内与场外的一切过程,而让我们一起成为球场内外,和孩子一起玩的玩伴。

如果,他们能把在球场上的笑容,带到他们未来人生的每个角落,或许就是最棒的事。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吧。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守护孩子间温暖的价值,邀请大家加入脸书社团,以行动关心基层棒球。

附表参考: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孩子在七年级的工作能力平均数值相较其他年级来得突出,到了九年级时却是最低。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孩子在七年级的人际能力平均数值相较其他年级来得突出,但是到了九年级时却是全年级最低,显见孩子在经过单一领域的体制下,人际拓展更趋于狭隘。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孩子在七年级的生活能力平均数值相较其他年级是最佳,但到了八年级后却开始下降,到九年级时甚至比小学还低。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孩子到六年级的阶段,游玩能力平均数大幅下滑,原因可能此阶段孩子皆为球队比赛主要战力,教练担心游玩能力与棒球产生抵触,孩子因而变得不能够享受游玩。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孩子在七年级的思考能力平均数值最高,显见此时孩子的学习能力最好,学校应该提供孩子更多思考机会,培育他们阅读的能力。

停止跟孩子说为国争光,让我们帮助他们为自己发光
孩子在七年级的服务能力平均数值相较其他年级来得突出,显见孩子其实喜欢帮助他人,社会应给予更多服务他人的机会。

106年度问卷信效度相关资料:

发出问卷1,972份、回收1,576份,回收率80%,施测对象:中国信託慈善基金会「爱接棒计画」全台24所学校其棒球球员、教练、导师与家长。

  • 信度(内部一致性係数Cronbach's α):0.875
  • 效度(建构效度KMO值):0.743
  • 正负误差值:95%信心水準下,误差为正负2.5个百分点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