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舆情安全 >3年秘密揭晓︰史诺登在港期间,曾匿藏于寻求庇护者的家 >

3年秘密揭晓︰史诺登在港期间,曾匿藏于寻求庇护者的家

点赞:360 时间:2019-05-22 阅读量:165

昨日美国《纽约时报》、加拿大《全国邮报》及德国《商报》分别发表报导,披露了在2013年揭发美国情报部门大规模网络监控计划的史诺登(Edward Snowden)在港匿藏期间的行蹤。

2013年6月初,利用史诺登提供的资料,《卫报》及《华盛顿邮报》先后报导美国中情局的监控计划,但未有曝露洩密者身份。直到同年6月9日,史诺登自行要求拍摄影片公开身份,并解说他冒险洩密的原因。

身份曝光后,史诺登必须立即避过媒体及有关方面的追捕。根据纪录片《第四公民》(Citizenfour),原本住在美丽华酒店的史诺登,于6月10日离开酒店,在人权律师文浩正以及提普(Robert Tibbo)的协助下到联合国难民署申请庇护。

3年秘密揭晓︰史诺登在港期间,曾匿藏于寻求庇护者的家 《第四公民》电影截图
文浩正律师(左)与史诺登(右)。

6月23日,特区政府发表声明,指由于美国发出的临时拘捕令未能全面符合香港法律要求,故没有限制史诺登出境,并宣布他已「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径」离开香港。

秘密的13日,藏在寻求庇护者的家

但6月10日至6月23日期间史诺登藏身何处,一直是个秘密。《第四公民》中只提到他申请难民身份后,就隐藏行蹤。在史诺登身份曝光前已在其身旁拍摄的导演普特拉斯(Laura Poitras)表示,自己于6日后回到柏林。

《第四公民》中亦有透露史诺登在香港匿藏期间,跟普特拉斯的加密通讯内容。普特拉斯问史诺登,如果能给他一部相机,是否可以拍摄他的藏身地点。但史诺登表示不能,因为收留他的人「非常弱势」,他无法大声说话,也不想有人破门而入。

3年秘密揭晓︰史诺登在港期间,曾匿藏于寻求庇护者的家 《第四公民》电影截图

当年史诺登离港后,文浩正接受访问,拒绝透露史诺登在这两星期到底住在何处。这个秘密维持了3年,直到昨日才公之于世︰原来他在这段期间,先后住在几位在港寻求庇护者的家,在荔枝角以及深水埗等地区匿藏。

香港的难民政策对寻求庇护者而言是个折磨,但提普曾协助不少寻求庇护者,他想到可以借他们的家作史诺登的藏身之所︰「显然如果史诺登住在一个难民家庭中,这会是香港政府及大部份香港人最没预期到的地方。没有人会到那儿找史诺登,就算看到他一眼,也不太可能认得出他。」

决定离开,却滞留莫斯科

匿藏了12日后,史诺登住在提普的家——虽然他们害怕被无人机攻击,仍然点了史诺登最喜爱的薄饼,庆祝其30岁生日。这段期间,他们研究各种选项,包括离开香港的不同路线。

有另一洩密者曼宁(Chelsa Manning)作先例,史诺登清楚明白如果被引渡回美国受审,自己的处境并不乐观。由于留在香港寻求政府庇护有太多不确定因素,史诺登决定离开。他知道自己需要别处的协助,透过律师联络阿桑奇(Julian Assange)及维基解密团队。

维基解密的职员由澳洲前往香港,跟史诺登的律师沟通。她买了超过12张机票,前往冰岛、古巴及印度等地,旨在扰乱视线。在6月23日,提普驾车送两人到香港国际机场,文浩正亦临时买了张往上海的机票,以便进入禁区协助史诺登。

在史诺登离港后,香港政府宣布消息。美国政府撤销了史诺登的护照,使他在莫斯科无法转机。史诺登表示,他没有想过会留在俄罗斯,但由于护照失效而滞留在机场,他立即向21个国家申请庇护,包括法国、德国、澳洲及芬兰等,没有国家愿意收留或承诺给他安全的行程。

结果他在机场住了差不多一个月,才获得俄国政府发出临时庇护,最近延续了三年期限。

相关文章